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走勢順利

美股再創新高,自己維持上周文章的看法,當住美股是牛市三期,持有股票,不動如山。

各類資產走勢相當正路,主要貨幣如歐元、日圓及英鎊疲弱,其中以歐元表現最差。反觀商品、高息貨幣如盧布、蘭特、澳元及墨西哥彼索上升。基本上勢順持有已有回報,不用捕捉買入點。不過經驗告訴我,太順利時候更要注意逆轉的風險。

上周買入的英股Reckitt Benckiser表現一般,不過自己認為英國股票存在投資機會。Morning Star 剛剛選出2016 International-Stock Fund Manger of the Year 為David Herro。其基金Oakmark International 以價值低殘的大型股為主,全年回報7.9%,而最大貢獻者為去年全年升幅達200%的嘉能可Glencore。其重倉的股票目前最多仍然為Glencore (4.3%),其次便是英國及歐洲銀行及金融股,例如Lloyds Banking, BNP Paribas, Intesa Sanpaolo 等。

當然不會心急美股換英股,慢慢做功課搵投資機會。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牛市三期

進入2017年,投資者應該普遍收入甚豐,恒指YTD升幅達7%,而美股三大指數亦不斷創出新高。

林少陽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自己甚為同意。「雖然特朗普自上任美國總統以來,已為市場帶來很多驚嚇及爭議(亦可能是笑料,一切視乎你點睇),有趣的是,全球股市似乎當佢冇到。以上周五晚收市的表現看,美股三大指數看來亦已準備好再創歷史新高。傳統投資智慧認為,應跌不跌,那其實是證實了美股正處於無人能阻擋其鋒芒的牛市三期。」

事實上,自己翻查多隻美股,去年年末走勢差勁的科技股已重回升軌,連帶利率敏感的受害股亦回升,頗有雞犬皆升的意味。

投資組合如何組成其實更重要。進入新一年,自己第一個投資並不是股票或外匯,而是以槓桿買入一些短期的企業債券,賺息差。短債的息差當然不及長債,但勝在資金回籠快,在利率上升的周期,可以將到期回籠的資金再投資。

股票投資上,自己沽出了Priceline, 減持了NVDA及生物科技股。Priceline 本身沒有問題,只是自己科技股比重高,想減輕壓力。然後,買入了最近宣布收購美贊臣的Reckitt Benckiser,讓手上的英鎊可以更好運用。

譚新強先生認為,今年中港股市未必太差,「已進入長期的健康慢牛。金融股佔比高,亦最受惠於美中的監管、貨幣和財政政策改革。」「中美貿易戰的陰影亦扮演非常重要的「憂慮之牆」角色,防止慢牛變瘋牛。」。現時,很少人對港股非常樂觀,特別是YTD已經有7%的升幅,很多投資者相信難以更進一步。如果美股是牛市三期,中港股市的牛市可能才剛剛展開。撥出約2%買入恒指遠期期權。

穩健中不忘進取

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2016年組合檢視及明年展望 (更新)

截至今早為止,2016年組合的回報率只有0.98%,同期恒生指數跌1.69%,惠理基金跌3.67%。

指數平平無奇,但認真回顧,大事卻不少。首先是年初熔斷大跌、然後英國脫歐、再之後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因應宏觀變化,今年投資組合的操作多了兩項,1) 增加了外匯操作,包括加元、英鎊及墨西哥peso,2) 多了進行短倉。拉勻下來,外匯操作虧損,而短倉則是平手。


2016年底組合首十大持股(Equity Base計):
                                     比重         回報
Facebook                     10.6%     (+12.2%)*
Nvidia                            9.4%     (+68.5%)
港鐵                               8.0%     (+3.2%)*
騰訊                               7.5%     (+18.4)*
Amazon                         7.4%      (+13.4%)*
Goldman Sach                5.4%     (+35.2%)                    
Alphabet                        5.1%      (+6.9%)
Priceline                        4.8%      (+19.3%)
Hermes                         3.8%      (+24.0%)*
Tesla                             3.4%      (-13.1%)* 
合共65.5%

*持有超過一年,數字為2016年全年回報

回顧10大持股,領匯、Market Axess、平保A、CSOP深圳創業板ETF已經沽出,而京東商城則減持至十大持股以外。

今年股票的命中率不高,雖然幸運地中了Nvidia、高盛及priceline,但倒地的股票亦不少,拖累了組合表現。按損失的絶對數字排列,首5隻,分別為TWTR淡倉、UBSG、復星、Illuma、CSOP深創板ETF。

Gross exposure 85.5%
Net exposure 85.5%
持股數量: 20
股票 85.5%
債券 21.9%

舊事已去,最重要是來年展望。去年的展望是1)看好A股(超錯),2)港股跌幅不會太深,3) 美股估值略高但不會大跌(超錯),4)最多加息1-2次。我覺得明年最大的轉變是特朗普,如Ray Dalio所講,特朗普不只改變華府政策,什至乎是美國的意識形態的轉變。

Ray Dalio 指,目前大環境是仇商,把賺錢的人視為惡棍,只給他們有限權力。特朗普做的是希望把仇商變成重商,一如1979-82年,英美德三國從社會主義轉向資本主義。減稅、Deregulation、增加開支,對經濟的刺激確是「有數得計」,但如果是意識形態的轉變則非同小可。美國擁有法治、保護私人產權、政治穩定,如果加上Pro- Business的環境,對投資者及資金的吸引力非同小可。

對於全球利率,我認為極有機會升高。英倫銀行及歐洲央行已經懷疑QE的有效性,平民大眾亦已明白負利率及QE對他們傷害之深。退出QE改以財政政策似乎是一個趨勢。我原本認為,在科技性通縮之下,沒有通脹,利率不可能太高。但想深一層,假如特朗普政府不再如奧巴馬大力支持新經濟呢? 特朗普需要的是通脹,這就能解釋為何他反對新能源(Tesla)、電商(Amazon),相反舊經濟如商品、基建及工業等則有利刺激通脹。最近資金明顯由科技股換馬至舊經濟行業,原因不只是因為科技股over-owned,大有可能是市場預期會出現這種轉變。我覺得科技仍然會發展進步,但如果拖慢下來,對科技股的估值也是一種殺傷力。

最後就是美元。低息、QE加上貿赤,過去這8年新興市場存在大量便宜的美元,企業以美元發債的規模亦是上升。如果特朗普真的打貿易戰(減少貿赤),而同時資金真如Ray Dalio 所言回歸美國,對新興市場及香港樓市會是一種衝擊。況且,目前看來,特朗普對華政策頗為強硬(未上任就觸及"一個中國"政策),香港作為中國最開放的城市會最先受影響。

++++++++++++++++++++++++++++++++++++++++++++++++++++++++++++++++
2016年最終全年回報+1.61%,恒指+0.39%,惠理基金-4.73%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避開蘇俊祺

上周經濟一週訪問惠理基金的副主席兼聯席首席投資總監蘇俊祺。每一次見到蘇俊祺,我都會非常留意,因發覺其分析往往滯後,例如早幾年說中國高端消費品故事,推薦華晨及一眾汽車分銷商,跟住買只會高位中伏。

不過,我認為蘇俊祺並非故意為之,亦非什麼大戶引小戶接貨。只是記者訪問,必定會談到惠理旗下基金的主要持股,蘇俊祺只是說明惠理為什麼持有這些股票。可是,基金已持有這麼多,再增持空間有限。而且,為推銷基金,必定是談表現最好的股票,但表現最好的股票往往是升勢將盡,及利好盡見,所以才出現這種分析滯後的現象。

利用蘇俊祺訪問重新檢視一下自己的看法未尚不可。相同的,思考一下破綻,不同的,也可以作參考。這一期經濟一週,就分別有6個主題故事,略整理一下,各位「睇路」。

1) 出口股(福耀玻璃之類)
蘇俊祺認為,人民幣貶值的源頭並不是人民幣本身,而是來自美元強勢。
「挑選一些可避免受累人民幣貶值,甚至可從中得益的板塊,包括優質的出口股,可藉人民幣貶值,從而提升產品的出口競爭力。」

2) 技術領先股(舜宇光學之類)
蘇俊祺表示,這類技術領先股,不少都是跟手機或科技相關的硬件公司,亦不限於香港上市,有些在南韓及台灣上市,估值往往較歐美同業為便宜。

3) 消費升級股
蘇俊祺指出,內地消費者飲酒愈飲愈貴,由以往飲用每瓶售價200元人民幣的酒,升級至飲用售價為500至600元人民幣的酒。即使是食水,亦有消費升級概念,因為內地市民對食水質素要求愈來愈高。

4) 香港中小股
蘇俊祺解釋,「滬港通」及「深港通」開通,愈來愈多內地資金開始研究這些中小股,特別是跟科技股相關的股份。

5) 優質高息A股
蘇俊祺指出,即使是買理財產品,都要投資高息股始能派高息,故內地高息股仍有投資價值。

6) 價殘藍籌A股(比H股有折讓的A股)
蘇俊祺指出: 「A股的平均市盈率為20倍以上,惟港股市盈率屬於低雙位數,而偏偏有些A股大藍籌比港股還要廉宜。惠理作為價值投資者,一定不會放過這些投資機會。」

++++++++++++++++++++++++++++++++++++++++++++++++++++++++++++++++
簡單講,1) 避開出口工業股,及過去幾年的天之嬌子手機工業股。2) 小心國內休閒消費股。3) 國內息口向上,小心高息A股。4) 我就唔信鬼佬會衝入去買A股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美國總統大選之役記存: 股勝匯敗

自從人民幣匯改,就開始記存宏觀事件自己的分析及部署,以作記存。以結果論,墨西哥披索大敗,但股票組合得益幾隻股份上升。

選前組合及市場形勢
S&P500指數在8月及9月徘徊在高位(各按月下跌0.12%),但10月科技股上升後開始下跌(特別是公布業績後的主力Facebook及Amazon),組合在10月份亦跌2.5%(S&P下跌1.94%)。

自己看法認為,下跌主因,1) 美國加息預期上升,見於美10年債息升至1.8厘,主要貨幣(日圓、英鎊及歐元對美元下跌),人民幣亦跌。 2) 原本希拉莉大幅領先,但FBI在選戰前突然公布會再調查電郵風波,投資者資產配置忽然傾向於特朗普勝出的Scenario。

股票、美債、墨西哥Peso、原油下跌。黃金上升。

部署
認為自英國脫歐爆冷後,市場過份Price in 低機率事件(事後證明市場在大選前減低倉位是正確的),因此錯誤認為希拉莉勝出有較佳值搏率。

1) 主力買墨西哥披索
希拉莉勝出對個股的影響是中長線難料,最直接的反而是受壓的墨西哥披索。所以投入19%淨值。但汲取脫歐一伇經驗,分散投資,同時投入13%淨值於歐元淡倉。

以8.7%淨值日圓長倉對沖部份風險。

2) 沽清愛股領展
由於外匯風險倉位增加,相應降低股票持倉。選擇沽出領展其實只是基於一個很蠢的理由: 組合太需要一些Realize的Profit了。今年以來沽出的股票皆以止蝕為主,並沒有套現有獲利的倉位,領展估值太高,又面對加息風險,短期難有表現(這句可能會遭長線投資者口誅筆伐),別人貪婪我恐懼,大不了將來認錯買回。

另,很多人忽略心理因素,高估自己的理性,認為自己可以一直堅持信念,不用Realize一些利潤也能堅守持倉。但我認為要尊重自己的情緒,有一些利潤墊底,反而可以冷靜面對之後市場的波動,不預早清除負面情緒,當累積到極限時,反而會作出一些大錯決定(一路唔追,見頂前先忍唔住追/一路唔斬,最低住先忍唔住斬,其理於此)。

2) 增加風險股票:
買入高盛、阿里巴巴、2隻小型生物科技股。
沽出Ctrip

Ctrip換級數更高的阿里巴巴,高盛受惠加息,理據簡單。值得一提是檢討今年表現欠佳,主因是被我稱為「期權股」類的股票損失太大(例如京東、TESLA)。主要原因是買得大又不夠分散,所以只各以1%淨值買入小型生物科技股(完全無盈利的公司,不開名誤人子弟了)。

股票的Net exposure 由87%降至82%

結果
一地眼鏡碎,CNBC當日仍報導希拉莉90%機會勝出,但結果是特朗普當選。

不過股市反應是另一回事,亞洲時段大跌,但美國時間指數已升。過去幾日,升勢只集中銀行、資源、基建,科技股嚴重捱沽。組合捱打,FB、AMZN、ATVI、BABA受創。

錯有錯著,高盛隨債息急彈及生科股上升(錯誤的分析但有好的結果),抵消部份失地。意料之外是Nvidia業績後升近3成,分散投資之利,不言而喻。

可恨自己反應慢,未能及時止蝕墨西哥披索,令組合損失超過1%。

自勉
如Tam兄所言(見文: 特朗普上台對市場的影響),特朗普做總統是影響整個營商環境的,並不是一句「我只看長線!」,「好公司唔受宏觀影響既!」,就可以忽略對公司經營/估值的影響。但我們亦無需要逼自己做先知,模仿大行分析員走去預測世界,大選前夠有好多分析認為特朗普勝出市場會波動,美國又會加唔到息,但現在美金卻是逼近新高,美債息升到2.15厘!

多準備一些儲備、多採納其他觀點(特別是價格)才是負責任投資者最應該做。

組合五大長倉股票:
Facebook  13.4%
港鐵          8.9%
騰訊          8.3%
Nvidia       7.6%
Amazon    7.1%

YTD +1.77%




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股價的訊號

不知不覺,原來今年是自己買股票的十週年。2006年是真正的大時代,自己第一隻股票是盲抽中國銀行(只抽中呢隻,建行、招行、乜行物行都抽唔中),當時抽中好似中獎咁,派彩幾百到幾千不等。

讀商科但唔識股票,見當時股評人對住個圖講到似層層,咁岩宿舍附近書店減價,買的第一本投資書是林端芬的<技術分析>。愈睇愈唔對路,什麼三隻烏鴉、黃昏之星,好似任人up。暫時放下,睇另一本有關巴菲特的書,叫<巴菲特的投資訣傲>,發覺咁先似「王道」。自此種下不相信技術分析、股價走勢的伏線。

可是,人大了,現時投資卻愈來愈重視價格,明白世界並不是非即白,有你無我。基本因素分析有其盲點,少不免涉及人的主觀成份,價格、股價走勢卻是客觀的可以互補不足。

重新留意股價圖,源於安東尼波頓,其<Investing Against the Tide>長期放於案頭。Investment management is all about making mistake。投資,就是減少自己的出錯,不敗就是贏。千方百計去減少自己犯錯,就是用不同的角度、工具去分析去思考。最近推出中文版的<超級預測>,就說明要提高預測成功率,預測者要學會用不同角度去看事物。外部觀點、內部觀點,其他人的觀點,如蜻蜓的複眼。

然而,我們並非以股價圖進行預測。那些什麼數浪之類,看不明而且也認為不靠譜。股價圖是協助我們認出趨勢,提醒我們「自己錯了」。如果自己的基本因素分析與股價相違背,我們就應該好好檢視,是否足夠的「英明神武」認為自己是對的,市場是錯的。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2013年11月的經濟一週

周末無事,收拾家中書櫃,發現一本2013年的經濟一週,封面是林少陽。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該期雜誌總結當年10月的市況,恒生指數收報23,206點,而2016年的今天,上星期五(10月14日),恒生指數「巧合」地收報23,233點,差距只有0.1%。以盈富基金作為主力的投資者不知道有什麼感覺。但相比之下,他們的表現已經比自己選股買入內銀、匯豐及利豐的投資者為好。

封面故事自不免要林少陽評論一下市況,及為指數作出範圍預測。而訪問文章之後,經濟一週做了一個短篇,談及了2010-2013年4年的倍升板塊,2010年是醫藥股、2011年是本地電訊股(我記得我有過數碼通),2012年是REIT(當年推出QE3),及2013年科網、濠賭股。

老新常談的是,去預測指數的上上落落,左諗右諗明日升定跌,其實相當無謂。都不如努力去發掘公司的趨勢,尋找強勢股。2013年10月31日,騰迅分拆後的股價是84.64,上星期五是209,升了1.46倍。

昨日重看Steve Jobs 2005年在Stanford 著名演說。當時他表示自己的癌症已經痊癒,但結果,我們都知道這位一代天才於2011年離開世界。人生苦短,還要耗多少時間於指數上? 知否2013年,再之前的3年恒生指數是多少? 2010年12月,恒生指數仍是驚人地「巧合」地收報23,035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