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2018年開局

2018年開局不錯,投資組合+5.46%,股票、企債及外匯皆有進帳。

仍然是靠騰訊及Nvidia雙箭頭攻堅,其他核心股票表現都不錯,可能月中做點買賣調整一下組合。

企債表現不錯,雖然美國國債息率上升,但估計因為稅改對企業財務狀況利好,企債價格上升,就連ToysRus及CYH都反彈不少。之前提及,自己的債券投資策略會變為略為進取,買入較長期息率較高,而有少許資本增值機會的債券(當股票咁買?),風險控制的方法就是注碼控制。不過,由於手頭上有現金,所以仍然持有息率不吸引的Dell及Western Digital。

美元弱,組合的歐元及丹麥克朗(與歐元掛勾)的Position有收獲。黃國英提及,很多投資者借鑑80年代列根稅改的美元走勢,可能是這輪美元下跌的原因。索羅斯的<Finanial Alchemy>便有記錄當時「廣場協議」前後其分析部署,索羅斯重倉德國馬克、日圓更是大勝而回。

當年列根希望美元大幅貶值,刺激美國經濟出口,但現時特朗普稅改的目的是想吸引巨企海外的資金回流美國本土,情況及動機與當時大不相同,美元大幅貶值,並不符合其目的。當然有考慮美國政府的財政一旦惡化以至被調低信貸評級的影響,但目前並不急於想得太長遠。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2017年組合檢視及明年展望

2017年組合的回報率+40.2%,同期恒生指數+36.0%,惠理基金+43.1%,連續第三年跑贏恒生指數唯未能繼續跑贏惠理基金。過去3年平均年回報21.3%,5年平均年回報則為13.7%,算是滿意,希望未來的平均年回報可以繼續在10%之上。

2017年底組合首十大持股(Equity Base計):

                                  比重         回報
騰訊                          11.3%       (+114.0%)*
Nvidia                       10.1%        (+81.3%)*
Facebook                    9.2%         (+53.4%)*
Amazon                      7.6%         (+56.0%)*
港鐵                            6.5%         (+27.2%)*
海康威視                     3.9%         (+7.9%)
Moncler                       3.9%         (+11.4%)
Goldman Sach             3.9%         (+6.4%)*
Hermes                        3.5%       (+14.4%)*
Alibaba                        3.4%       (+75.9%)
合共63.4%

*持有超過一年,數字為2017年全年回報

回顧10大持股,Alphabet (Google母公司)、Priceline及Tesla已經沽出。

去年宏觀交易不易
回顧去年底的展望,完全是超錯,美國稅改要到年底能成事,利率雖升但並不劇烈,美元更加是不跌反升,香港樓市則再創新高。Stanley Druckenmiller 早幾個星期接受CNBC訪問,就坦言他2017年在如些多的機會之下是表現最差的一年,令他想起他不願記起的1997年。要不是股票回報亮麗,單就宏觀交易而言,2017年會是其操作生涯第一個下跌的年份 (If it was up to macro, I'd have my first down year but stocks have bailed me out)

雖然自己去年的預測錯誤,但投資回報卻很好,主要由於靈活應變,去年年初便加入Alibaba等股票,而且自己挑選的股票表現不錯,組合整體結構上很受惠上年的趨勢。

2017年底組合資產配置
股票Net exposure 81.5%, 其中短倉(4.0%)
長倉持股數量: 21
債券 122.7%
主要Currency exposure
歐元16.0%
英鎊6.1%
人民幣13.7%

去年投資組合加入槓桿買入債券,初期買入3年內到期的債券為主,後來進入第四季修改策略,買入年期稍長(6-7年)而具備少許升值潛力的債券,例如VRX, AMC等便為組合提供了不錯的資本增值回報。而由於選擇的債券風險上升,預計債券佔組合的比重會下降以注碼控制風險。

預計未來兩個月沽出深圳物業後的資金將會投入組合內,這是組合今年最大的挑戰,大量資金碰上已經大升的各類資產,如何配置、選股、入市要謹慎考慮。初步的想法是,1) 更多應用遠期期權,在入市時已控制潛在損失,2) 加入一些估值較低的股票及沽空以分散投資,3) 維持一定比例現金。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北海道遊雜談

月初與家人遊北海道,回港便迎來港股的反彈,在旅程期間恒指一度下跌至28000點邊緣。這個下跌比我想像中急,難怪反彈也快。

旅行期間,中港股及美國科技股下跌,但見歐洲及日本股票表現不錯,例如朝日啤酒、Fast Retailing 等更是上升,令我相信投資者還在積極投資股票,明年的股市應該仍然樂觀。

談起朝日啤酒,旅行團的其中一個觀光景點是參觀朝日啤酒位於北海道的廠房。日本的機械人技術、自動化名列世界前茅,肉眼所見,生產線上只有2-3個負責檢查生產線的員工,完全是自動化生產。據介紹的架妹職員表示,機器每分鐘可以生產幾十箱罐裝啤酒。

三句不離老本行,就問一下職員公司加價的情況。職員表示,的確是會加價約8%(好似係,日本人英文你懂的),不過完全是因為日本政府將會增加Sales Tax。對於日本企業最近的加價潮是因為通脹、企業定價權改善還是純粹因應銷售稅增加,我目前還沒有答案。

朝日啤酒今年便升了54.4%,不過幾間機械人相關的龍頭公司如安川電機(+161.8%)、Harmonic Drive System(+132.0%)及Keyence(57.9%)升幅更利害。最近科技股調整,這幾家公司也跌了下來。但說實在,錯過了這段升幅,還沒有建立足夠的信念去買。

回來時,Bitcoin又創下了16000美元新高,足足比我減持的價格高了三成。不過換來了蟹宴也是值得的。

Facebook Page 宏觀交易日誌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降回報要求,增防守

11月組合表現平平,估計只有+1%,大幅落後於恒生指數,11月裡面,就只有騰訊、Amazon及2隻生物科技股可以升幅多於恒指。美國企債市場下跌(ishare的高息債ETF (HYG) 在11月15日一度跌至86.22美元),組合內的債券不少出現Mark to Market 虧損。整體而言,組合市值難有寸進。

今年回報四成,但我認為要降低對明年(2018年)的預期回報要求,不要有過份期望,所以減持了Option-like股票並降低股票比重。

10月時,我沽清了JD、Pandora、聯合聖保羅銀行等公司,亦減持了Facebook。到11月,我再沽清了Tesla 及美圖。繼閱文後,預期愈來愈多科網公司有機會來港上市(例如螞蟻金服、陸金所等),資金對美圖等較為二線的科網股興趣似乎會日漸下降。而Tesla及美圖現金需求大,為降低組合風險,所以換馬至業務穩定的Moncler及Starbucks。

自己在債券市場出手較多,分別買入Under Amour 、L Brand及AMC等債券。

騰訊(以至平保)這種一個打十個,愈升愈有的走勢,可能是可一不可再,世上未必有另一隻騰訊,但卻教人忽略分散投資的重要性。自己寧願降低明年的回報要求而做分散投資,雖然削弱回報,但可以降低操作壓力,留放做得更好。

星期日同屋企人去北海道旅遊,準備沽少少Bitcoin。

Facebook Page 宏觀交易日誌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全民皆騰訊

雖然我從不主張做先知,認為凡事順勢而為,尊重市場,但見近日市場對騰訊陷入瘋狂(正股、相關窩輪、牛証估計超過300億,相當於今日大市總成交20%),黃國英日日提唔在講,連各大討論區亦被騰訊Topic攻陷。

組合內的騰訊早幾日更超越FB及NVDA成為最大持股。

剛剛又收到朋友發圖:




























騰訊變得像港樓一樣,你沒有,仿佛被世界遺棄。但是時候要謹慎了。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回報是坐出來的

Tam兄在其文章<仍未到減持的時機>談到鍾兄在他最新的博文<哪一種情況較痛苦>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你覺得以下哪一種情況比較痛苦?
情況(1):沽出股票後,股價再大升;
情況(2):高位沒有沽出,結果股價大幅下挫。

在我看來即是:
情況(1):沽出股票後,股價再大升; 賺少了或確認損失後,股價才升
情況(2):高位沒有沽出,結果股價大幅下挫。由賺變蝕,仲要是大蝕。

在交易上,痛苦往往是來自確認損失(而不是帳面損失),痛苦程度由淺到深會是:
1) 賺少了 "沒有什麼嘛,有賺就行了",當然會有點心有不甘,但未算痛苦自責。

2) 由賺變蝕 "唉,咪當發左場夢囉,唔係你財唔入你袋"

3) 確認損失後,股價才升 "早知沙士時唔好放層樓....." 

錯過了大牛市,很少人會非常痛苦(睇下沈大師,賺少了無賺錢無所謂,最緊要唔好輸)。最痛苦是確認損失,所以很少人願意止蝕,一日未確認損失,都係未輸。確認損失是痛苦的,反而之後股價是升是跌都沒有所謂了,痛苦來自確認損失的當下。起碼我未聽過人會因為自己止蝕對了而高興,最多只是講一個「好彩」。

常言道,一個好的交易員/投資者往往是違反人性其理於此。交易的edge 在於"對的時候要盡量贏得多,輸的時候要盡量輸得少,垃勻有得贏" 。如何做到? 確認小損失,即不斷承受這種痛苦。願意確認小損失,才能不被不明所以的走勢或單一意外事件重挫。但更重要,是坐得夠遠。絶對不是"沒有什麼嘛,有賺就行了",對交易員來說,一個大升的機會只能賺到小錢,堪比一次大敗。

戰友改了周柏豪一首舊歌,自嘲「從來沒我份,止蝕當做例行,我慣了傷心」但其實據我所知,他重注了騰訊,一坐就坐左好幾年了。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直覺抽雷蛇

極少參與認購新股,對上一隻認購的新股已經是美圖(1357)。由知道10月28日上市聆訊,等了一個多月,Razer (雷蛇)終於開始招股,昨日急不及待以孖展認購,希望認購反應不要太熱烈,可以中多幾手。

我並不是「別人貪婪我恐懼,別人恐懼我貪婪」的盲目信徒,只是認為閱文集團太熱,現在知道有40萬人認購,恐怕不能做到一人一手,反而 Razer 充滿瑕疵,網上不少Comment 皆認為Razer 產品門檻低,競爭大,做設備不值高估值。

老散我可能是香港少數不打機不熱衷電子產品的男人,喜歡Razer 並非對這個行業、產品有獨到見解,只是Razer 符合了幾個自己認為有潛質成為好公司的條件。

首先,就是Management。市場研究公司Juniper Research 在2015年選出Top 10個科技領袖,Razer CEO 陳文亮居然為於第三,只低於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 及Apple SVP Design Jony Ive,排名在馬雲、Jeff Bezos及Elon Musk之上。

當然,研究公司之言豈可盡信,但我認為Razer 是一間很有魄力的公司。產品門檻低,競爭大又如何?君不見 羽毛球拍公司Yonex  一塊專業的羽毛球拍可以過千以至幾千蚊,專業球手或羽毛球愛好者皆樂於付鈔。

況且,Razer 不滿足於做電競設備,他們搞手機、搞VR、搞虛擬貨幣平台是希望可以建立一個像蘋果的生態圈(做不做得到要時間及運氣),這個才是真正的潛力。你以為不可能做到? 20年前蘋果「還有90天就破產」,現時看似牢不可破的 iPhone生態圈,其實也只是出現了10年。

香港投資者不懂科技股,有位「高盧價值大師」學人評論,居然話Amazon唔賺錢。大佬,睇下公司現金流報表先啦,好冇? Jeff Bezos 對沖基金出身,年報不斷強調「自由現金流」及資本回報率(ROIC),比「高盧價值大師」更接近巴菲特的理念。

陳文亮捨科技股估值較高的美國,來到唔識Value科技股的香港,足見其膽色。難得有好公司來香港,我忍不住要支持一下。


Facebook Page 宏觀交易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