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微調投資組合

沽出了Anheuser InBev, 上海機場及恒指9月Call,套現的資金買入瑞典門鎖製造商Assa Abloy, Netflix 及意大利銀行Intesa Sanpaolo。

沽出的股票屬組合內比較穩定的股票,Anheuser InBev由於規模已經相當大,增長空間有限,所以換馬至老土股Assa Abloy。上海機場最近因為國內建新機場的消息而上升,其實沒有特別,所以沽出套現投資於一些更進取的選擇。

雖然對港股慢牛的看法未變,但這隻慢牛實在太慢,連25000點的短線目標也遲遲未到,所以組合也要先行為恒指9月Call平倉,保留實力。

選擇Netflix 與最近有分析員認為Apple收購Disney 有關。Netflix 抵搏的原因其一是公司的Business model具有擴張性,其二是公司漸漸轉變為一間兼具提供Content的公司,具有收購價值。如果連Disney這種巨企都可以被收購,Netflix 被Apple、Amazon、騰訊等收購也不是沒有可能。

Intesa Sanpaolo 的投資則比較價值型。歐洲銀行股中,最出色的當然是BNP,估值最低殘的是Deutsche Bank。即使超低利率及嚴格的監管環境下,BNP過去5年的營業額仍獲得增長(其他大部銀行均是倒退)。至於Deutsche Bank,不論以Price-to-book還是Price-to-sales,都比同業低。現時314億歐元的市值,不及BNP的一半。連營業額只及其一半的Lloyds Banks,市值都要比Deutsche Bank高。

Intesa Sanpaolo質素及估值介乎兩者之間,期望全球利率上升及歐洲經濟繼續復甦可以有利其估值。買些少放長遠一點沒有所謂。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2017年第一季總結

今年1-2月中資股強勢,特別是中資周期股上升,組合勉強算是跑贏恒生指數,組合YTD+11.32%,同期恒指+10.16%,惠理基金+12.04%

十大長倉股票:
Facebook               11.5%
騰訊                        8.4%
港鐵                        8.3%
Amazon                   7.7%
Nvidia                     7.6%
Alphabet                  4.8%
Goldman Sach         4.6%
Hermes                    4.1%
Tesla                        4.0%
Reckitt Benckiser    4.0%

              組合         恒指
1月        +5.06%    +6.18%
2月        +3.38%    +1.63%
3月        +2.55%    +2.09%
YTD      +11.32%    +10.16%

新的操作
每一年我都會為投資組合加入新原素,今年一個嘗試是買入短期企業債券。自己投資債券的經驗分別是2015年買入美國十年國債作為資產配置,及2016年趁德銀COCO Bond 危機買入德銀2025年到期的債券。今次的操作有別於前兩者,主要目的是賺取息差、擴大組合的現金流。目前債券佔組合NAV約74%。

因應槓桿持有短期企業債券的倉位,我調整了外匯組合,加大了低息貨幣的沽空以降低Carry 的利息成本。因應美國加息,在IB借入美金的利率成本已上升至1.91%,相對歐元及日圓仍為1%,息差達0.9%,而展望今年美國仍有機會再加息,所以沽出了低息貨幣買入美元支持槓桿債券持倉。

雖然因此而面對短期的匯率風險,例如3月中歐元一度挾上1.08水平,但組合持有英鎊及其他商品貨幣可稍為對沖。更重要是,如果將匯率拉長一點去看,其實波幅並不會很大。

第二個嘗試是買入遠期恒指Call。這是風險管理的考慮,我認為中港股市有機會進入慢牛,所以希望持有一個具槓桿效應的倉位,但又不想失去風險管理,所以選擇以遠期Call 作部署,雖然損失時間值,但每晚可以睡得好,而一旦指數逼近或突破行使價,槓桿作用會增加回報。

展望
目前我對歐洲金融股有興趣,正在等待時機去調整倉位。而短期企業債券的倉位仍未買夠,繼續物色好債券。亦想收集一些老土股。

股票長倉 85.6%
股票短倉 0.0%
債券         74.3%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美國加息

3月這半個月,市場完全受美元所主導。美元強,新興市場就升不起來,連1-2月份強勢的港股也要喘氣,油價YTD更下跌10%。

聯儲局今早香港時間凌晨加息,由於沒有改變今年加三次的立場(市場預期),美元對各種貨幣下跌,其中歐元在荷蘭大選結果利好下,反彈最強。

聯儲局被我稱為「央行中的央行」,因為美元是全球的儲備貨幣而且是各國及企業舉債的貨幣,影響全球很多國家的貨幣供應。加息是前戲,目前未見實物資產(例如港樓)的估值有太大影響,但往後還有一個「去QE」。譚新強周一的文章說得很好,值得參考,Facebook分享了這篇文章,https://www.facebook.com/investglobalfalcon/

在美國領頭加息下,我認為全球的利率也會回升。上周四歐洲央行議息,便曾經傳出有討論到在結束買債計劃前便加息的可能,而上月,歐洲的名義通脹已經不知不覺達到2%的目標水平。所以除了美國的銀行,我對歐洲金融股也有興趣,儘管新債王Gundlach 建議避開歐洲債券及股票。

作為融資貨幣及對沖的歐元、日圓及瑞典克朗的淡倉下跌,不過組合中的港股及歐股上升已完全抵消跌幅。加上,沽出這些低息貨幣(買入美金)的主要用作買入美企債,所以目前損失仍可接受。

至於股票組合,雖然港股只佔組合19.2%,幸好期權股美圖及恒指Call皆有表現,有機會或可分享當中的操作。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如何看待電池股投資

富達前星級基金經理Peter Lynch在著作中曾經提及投資者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獲得股票題材,我自己的投資中便有相當多股份是從日常生活有關。Facebook, Zara, 港鐵, 淘寶,買唔起的Hermes及Tesla都有。

相反,自己對工業生產股、Capital Goods公司一向小心,因為深知沒有足夠智識和行內人、專研這些行業的分析員及基金經理比較。對於這種不易理解其業務的公司,自己會採納更多Price action去判斷去留,更多估值及長線角度的考慮。

電池股可以說是當中一類。Tesla 除了是品牌股之外,我認為支撐其高昂估值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他有機會成為一隻能源股。能源市場是世界最大的市場,Exxon Mobil、Royal Dutch Shell 隻隻的公司市值媲美蘋果、 Google,還未計及沙地打算上市的Saudi Aramco(估值2萬億美元以上,約蘋果的三倍)。只要解決儲能這個最大瓶頸,再生能源加速侵佔化石能源的市佔率,出現一間龐大市值的電池公司並不出奇。前景及故事美好,但投資者的瓶頸是有沒有足夠智識了解當中的技術。

Tesla股價最近轉弱,但其他電池相關行業的表現卻不錯,例如港股有理士國際(842)、A股有譚新強推薦過的天齊鋰業。最近在專頁中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224514904249334.63322.223783954322429/1456048624429283/?type=3 曾經分享了Boeing 787 Dreamliner structure suppliers, 當中就留意到日本電池公司GS Yuasa。

理士國際似乎技術含量不高,是以價格競爭的一類(Tesla搞Gigafactory也是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可見價格競爭仍然是行業主要的競爭手段)。天齊鋰業本質是一間礦產公司,收益受商品價格影響。自己對GS Yuasa 最有興趣,飛機生產的技術要求頗高,而波音仍樂意採用,似乎有研究價值。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走勢順利

美股再創新高,自己維持上周文章的看法,當住美股是牛市三期,持有股票,不動如山。

各類資產走勢相當正路,主要貨幣如歐元、日圓及英鎊疲弱,其中以歐元表現最差。反觀商品、高息貨幣如盧布、蘭特、澳元及墨西哥彼索上升。基本上勢順持有已有回報,不用捕捉買入點。不過經驗告訴我,太順利時候更要注意逆轉的風險。

上周買入的英股Reckitt Benckiser表現一般,不過自己認為英國股票存在投資機會。Morning Star 剛剛選出2016 International-Stock Fund Manger of the Year 為David Herro。其基金Oakmark International 以價值低殘的大型股為主,全年回報7.9%,而最大貢獻者為去年全年升幅達200%的嘉能可Glencore。其重倉的股票目前最多仍然為Glencore (4.3%),其次便是英國及歐洲銀行及金融股,例如Lloyds Banking, BNP Paribas, Intesa Sanpaolo 等。

當然不會心急美股換英股,慢慢做功課搵投資機會。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牛市三期

進入2017年,投資者應該普遍收入甚豐,恒指YTD升幅達7%,而美股三大指數亦不斷創出新高。

林少陽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自己甚為同意。「雖然特朗普自上任美國總統以來,已為市場帶來很多驚嚇及爭議(亦可能是笑料,一切視乎你點睇),有趣的是,全球股市似乎當佢冇到。以上周五晚收市的表現看,美股三大指數看來亦已準備好再創歷史新高。傳統投資智慧認為,應跌不跌,那其實是證實了美股正處於無人能阻擋其鋒芒的牛市三期。」

事實上,自己翻查多隻美股,去年年末走勢差勁的科技股已重回升軌,連帶利率敏感的受害股亦回升,頗有雞犬皆升的意味。

投資組合如何組成其實更重要。進入新一年,自己第一個投資並不是股票或外匯,而是以槓桿買入一些短期的企業債券,賺息差。短債的息差當然不及長債,但勝在資金回籠快,在利率上升的周期,可以將到期回籠的資金再投資。

股票投資上,自己沽出了Priceline, 減持了NVDA及生物科技股。Priceline 本身沒有問題,只是自己科技股比重高,想減輕壓力。然後,買入了最近宣布收購美贊臣的Reckitt Benckiser,讓手上的英鎊可以更好運用。

譚新強先生認為,今年中港股市未必太差,「已進入長期的健康慢牛。金融股佔比高,亦最受惠於美中的監管、貨幣和財政政策改革。」「中美貿易戰的陰影亦扮演非常重要的「憂慮之牆」角色,防止慢牛變瘋牛。」。現時,很少人對港股非常樂觀,特別是YTD已經有7%的升幅,很多投資者相信難以更進一步。如果美股是牛市三期,中港股市的牛市可能才剛剛展開。撥出約2%買入恒指遠期期權。

穩健中不忘進取

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2016年組合檢視及明年展望 (更新)

截至今早為止,2016年組合的回報率只有0.98%,同期恒生指數跌1.69%,惠理基金跌3.67%。

指數平平無奇,但認真回顧,大事卻不少。首先是年初熔斷大跌、然後英國脫歐、再之後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因應宏觀變化,今年投資組合的操作多了兩項,1) 增加了外匯操作,包括加元、英鎊及墨西哥peso,2) 多了進行短倉。拉勻下來,外匯操作虧損,而短倉則是平手。


2016年底組合首十大持股(Equity Base計):
                                     比重         回報
Facebook                     10.6%     (+12.2%)*
Nvidia                            9.4%     (+68.5%)
港鐵                               8.0%     (+3.2%)*
騰訊                               7.5%     (+18.4)*
Amazon                         7.4%      (+13.4%)*
Goldman Sach                5.4%     (+35.2%)                    
Alphabet                        5.1%      (+6.9%)
Priceline                        4.8%      (+19.3%)
Hermes                         3.8%      (+24.0%)*
Tesla                             3.4%      (-13.1%)* 
合共65.5%

*持有超過一年,數字為2016年全年回報

回顧10大持股,領匯、Market Axess、平保A、CSOP深圳創業板ETF已經沽出,而京東商城則減持至十大持股以外。

今年股票的命中率不高,雖然幸運地中了Nvidia、高盛及priceline,但倒地的股票亦不少,拖累了組合表現。按損失的絶對數字排列,首5隻,分別為TWTR淡倉、UBSG、復星、Illuma、CSOP深創板ETF。

Gross exposure 85.5%
Net exposure 85.5%
持股數量: 20
股票 85.5%
債券 21.9%

舊事已去,最重要是來年展望。去年的展望是1)看好A股(超錯),2)港股跌幅不會太深,3) 美股估值略高但不會大跌(超錯),4)最多加息1-2次。我覺得明年最大的轉變是特朗普,如Ray Dalio所講,特朗普不只改變華府政策,什至乎是美國的意識形態的轉變。

Ray Dalio 指,目前大環境是仇商,把賺錢的人視為惡棍,只給他們有限權力。特朗普做的是希望把仇商變成重商,一如1979-82年,英美德三國從社會主義轉向資本主義。減稅、Deregulation、增加開支,對經濟的刺激確是「有數得計」,但如果是意識形態的轉變則非同小可。美國擁有法治、保護私人產權、政治穩定,如果加上Pro- Business的環境,對投資者及資金的吸引力非同小可。

對於全球利率,我認為極有機會升高。英倫銀行及歐洲央行已經懷疑QE的有效性,平民大眾亦已明白負利率及QE對他們傷害之深。退出QE改以財政政策似乎是一個趨勢。我原本認為,在科技性通縮之下,沒有通脹,利率不可能太高。但想深一層,假如特朗普政府不再如奧巴馬大力支持新經濟呢? 特朗普需要的是通脹,這就能解釋為何他反對新能源(Tesla)、電商(Amazon),相反舊經濟如商品、基建及工業等則有利刺激通脹。最近資金明顯由科技股換馬至舊經濟行業,原因不只是因為科技股over-owned,大有可能是市場預期會出現這種轉變。我覺得科技仍然會發展進步,但如果拖慢下來,對科技股的估值也是一種殺傷力。

最後就是美元。低息、QE加上貿赤,過去這8年新興市場存在大量便宜的美元,企業以美元發債的規模亦是上升。如果特朗普真的打貿易戰(減少貿赤),而同時資金真如Ray Dalio 所言回歸美國,對新興市場及香港樓市會是一種衝擊。況且,目前看來,特朗普對華政策頗為強硬(未上任就觸及"一個中國"政策),香港作為中國最開放的城市會最先受影響。

++++++++++++++++++++++++++++++++++++++++++++++++++++++++++++++++
2016年最終全年回報+1.61%,恒指+0.39%,惠理基金-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