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敏感是訓練出來的 作者:古爾浪洼


敏感是訓練出來的   作者:古爾浪洼 

開經營會議的時候,我常常發現很多中高層管理人員,對數字相當的不敏感。有時候,整個一場會開完,有些管理人員對各部門所報告的數據,既無問詢,也不質疑,只是盯著幻燈片,任其往下翻。而報告的人,常常將一些數字念到個位數,乃至小數點後面兩位數,也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覺得這樣的會議,這樣的數字,這樣的管理人員,都沒有價值。不能透過數字,看出數字背後的問題的管理人員,不是好管理人員。要麼趕快訓練對數字的敏感度,要麼,乾脆另謀生路。 

這讓我想自己與數字打交道的故事。 

讀書時,我的數學成績並不好。參加工作後,我所從事的工作,卻是個天天跟各種數據打交道的工作。至今還記得,第一次做統計數據的工作,一堆數字,我加過去,而後加過來,怎麼都對不起來。第二天就要交那份報告,那天晚上,我卻被困在一堆數字裏,暈頭轉向,欲哭無淚。在快要絕望的時候,一位新來的工程師來找資料,成了我最後的救命稻草。在我的萬般央求之下,他幫我把那堆統計數據給弄了出來。 

從此,那些數據就變成了我的噩夢。有段時間,我做夢的主要內容,就是不停計算數字。但我卻常常因為一些數字的準確性,而被上司罵得狗血噴頭。我不服氣,但又無奈。有些事情,我也常常搞不懂,那些數字都是我統計的,一個個都是我輸進電腦,做成圖表的。為何我發現不了其中的錯,而上司翻翻,掃一眼,就能發現錯誤呢? 

後來,我從統計,被調入生産線,之後,又被調去任品質部主管。最糟糕的事情,就發生在第一年。工作忙,常常起早貪黑。每次開會,檢討工作,除了帶著一堆資料之外,當然還要記住很多重要的數據。但我是對數據不敏感。其結果是,我越想拼命記住那些數字,我的記憶力卻變得越差。一度到了我跟別人講話,講了上半句,竟然會忘記下半句想講什麼。 

有一天,我們在那裏進行月度檢討。老闆問財務部經理一些經營數字,比如銷售業績,成本狀況,等等,我聽財務部經理在那裏翻著月統計報表,答:“8360912元”,“337231元”,“4053222元”。老闆忽然問起三個月前的材料成本數據,財務經理傻眼了,手上沒有報告,答不出來。我恰好記得那些數據,便順口答:“234萬。佔了整個産值的28%。”散會後,我很奇怪,對數據一向遲鈍如我的人,何以記得三個月前的成本數據?仔細想,原來那時候我要分析品質成本,就看了整個成本數據。但我記憶力本身就差,又對數字不敏感,所以只是記了大數。 

記大數?我忽然開了竅。我過去之所以記不住那麼多數據的原因,想來大概也如財務經理一樣,數字弄得太精準。數字精準,就必須得花大力氣去記。但事實是,沒有人有那樣的精力和能力,記得那些精確到個位的數字。我仔細分析了一下,發現,在企業裏,做為管理人員,分析和判斷時,只需要到萬位數就可以,萬以下的數字,可以忽略不計。另外一些數字,則只需要記住百分比即可。有了大數,有了百分比,有些數字記不住,其實不打緊,一推算,就出來了。 

之後,我再接再厲,繼續分析總結,發現,其實,很多數字是有規律的。比如成品率,廢品率,材料成本,管理費用,他們都在某個百分比上下波動。記住了上年度,或者本年度第一季度的大數(到萬即可)和百分比,以其為參考基準線,後面幾個月,上下的波動,其實很容易記住。如果報表中,忽然出現某個跳動太明顯的數字,自然便是異常的。快速判斷這個異常是計算錯誤,還是真的異常,只需要看與其相關聯的數字即可,如果與其相關聯的數字也隨之波動,則是真的異常,如果與之相關聯的數據沒有太大變化,立刻就可以判斷出來,這個數字的計算是有問題的。 

大數當然只是用於方向和趨勢的判斷。僅僅記住大數是不夠的,還要記住每個項目的關鍵指標。關鍵指標,是很多數字賴以存在的基礎和基點。比如,計劃部門,必須記住物料採購週期,産品生産週期、按時交貨率、每個工序標準加工時間等等,以此為參考基點,任何與之相關的數字拿來一比,他可以立即判斷進度是否異常。若考核業績的話,一定要記得部門平均業績,個人平均業績,最高、最低業績等。如果是市場部,除了記住一個月的銷售指標外,自然要分解到每天,每個片區的銷售業績指標,到哪天,只要看當天業績和累積大數,自然對銷售狀況了然于胸了。 

除了根據大數和關鍵指標去衡量和判斷之外,還要隨著異常的波動,適當調整自己的注意力。每天,那些項目雖然重要,但是在圖表上顯示正常的數據,可以一掃而過,不必為之花時間。你要集中注意力,重點盯異常點。一般異常的,就是一個,或者幾個點而已,所以,你會很容易關注的過來,自然也就很容易記得住,盯得住。其實,只要理解了數字背後的意義,記住相關數字,是比較容易的事。 

當明白了這些的時候,我就開始調整我的工作方法,記數字的方式,有意識訓練自己。後來,我嘗試讓自己記住更大範圍、更宏觀的數字,比如世界範圍內的行業數字,在日本、美國、韓國、台灣等國家地區的數字,中國的行業數據,某個地區的行業數據。我盡大可能放寬我的視野,搜尋與我所從事領域相關聯的數字,拿來判斷一下,琢磨一下它的好壞,根據它的走勢,尋找一下它的判斷基準點。漸漸的,我也變成了一個對數字敏感的人。 

特別是我離開原來的公司,到了新公司之後,能快速記住主要的關鍵指標和數字。我在一兩天之內,就能從各部門提供的數據和報告中找出問題;我能看一眼財務的數據,就指出那些重要指標與世界發達國家水平及中國發達地區水平、行業平均水平的差異,乃至重要物料計算是否準確。我甚至能比排計劃的人,更能快速計算出物料需求量,生産中可能受阻的位置和可能受阻的時間等等。

他們常常驚嘆我對數字的敏感程度,以為我的記憶力超人。其實非也。到現在,我還會常常忘掉很多常用的電話號碼,每次都要從手機中查,甚至不記得現在租住房子的門牌號碼。之所以能記住與那麼多與工作有關的數字,無非是我對工作用心,找到了一點點記住數字的技巧和規律。總結起來,其實也相當簡單,就幾句話:“記大數,略小數,有事沒事,琢磨琢磨關鍵指標數,盯盯異常數。”

2013年5月18日 星期六

中國增長穩,醫療環保具發展空間(2013年5月16日)


Source: 信報

中國最新公布的4月份經濟數據仍缺乏明確方向,但總體來說,目前經濟增長情況尚算穩定。若從「三頭馬車」即是出口、消費及固定資產投資幾方面看,4月出口按年增長14.7%,優於預期的10.3%;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按年增長12.8%,與預期持平;1至4月份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增長20.6%,遜於預期的21%。數據趨向欠缺一致性。
為了更確切掌握中國經濟實況,筆者最近就到了內地考察,並總結了一些見聞跟大家分享。首先,在與多間A股公司管理層的會面過程中,筆者聽到不少也表示有集資的可能性,這無疑令人感到頗失望,因為整體的感覺,就好像股市的存在價值只是為了籌集資金。
奢侈品白酒業要提防
事實上,在分析過所有A股上市公司營運現金流及資本開支後,亦不意外地發現,在過去五年它們都是沒有產生任何自由現金流。國企由於得到銀行充足支持,管理層(或政治領導)又可從開支獲益,所以自然有使用資金的傾向。此外,即使規模較小的民企,同樣傾向進取投資。
另外,在長沙從高端百貨公司管理層口中得知,基於中央加強打擊貪腐的力度,所以政府管員在拍合照時都會把手腕遮住,以免手表在網上出現成為焦點,相信這是因為最近長沙市長被指有五隻奢侈名表有關。政府官員現在都傾向選擇買昂貴的本地品牌,原因是商標較難辨認出來。
還有,有食品公司管理層透露,政府官員減少對酒的消費,直接打擊了相關銷售,相信對中國釀酒公司絕對屬不利消息。
中央打壓貪腐的確無可避免將對消費市場,特別是高端消費造成衝擊,但長線而言,能締造更良好的營商及社會環境,相信對經濟可持續發展是利大於弊。
內地樓市再轉活躍
至於在行業機遇方面,由於中國污染問題嚴重,筆者相信,污染控制的條例將愈來愈收緊,而能應對及處理污染的環保相關公司估計將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可惜的是,目前可以選擇的股票較少。近日在一個調查發現,香港的空氣質素在中國眾多城市中竟排行前列,可想而知中國污染問題已到達很嚴重的階段。
除了環保,醫療護理業也是值得留意,不少本地公司被跨國公司收購。此外,亦有本地公司加入進行收購合併以鞏固產品專利。實際上,審批新產品的條例收緊後,收購就成為取得新產品的重要渠道。
還有,很久以來,由於醫院不足,所以筆者一直相信,優質的醫院營運商在中國將是很好的投資機會。不過,這個觀點看來已變成共識,部分醫療器材公司已開始收購醫院及診所。私募基金在相關領域很活躍,相信很大機會泡沫正在形成。
最後,從濟南參觀一個大型樓盤所見,民眾對買樓的意欲仍很強,新聞亦不時報道在不同城市樓市價量齊升。房地產的情緒已明顯改善,但對進一步收緊政策我們還是感到關注。此外,供應過多也是一大疑慮,在長沙正有大量新屋,而且建築地盤拾目皆是,這亦反映雖然中央提倡可持續發展,但部分地方政府為追求高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而鼓勵發展商進行更多工程。
總結來看,雖然中國經濟增長有所放緩,但轉型仍朝良好的方向發展;加上新領導層表示願意向環境及財富分配等範籌加大投入,故此相信將能繼續從中找尋到具潛力及估值吸引的股份。
作者為首域投資大中華投資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