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更好運用專注力

這是自己今年的目標。時間比金錢重要,很多人都能夠理解,而我很同意李笑來的看法:

專注力>時間>金錢,專注力比時間及金錢珍貴。

專注地工作一小時,所得出的生產力比漫遊式/分心工作4-5小時高。而且專注力很值錢,Facebook、淘寶、Netflix、微信,都是千方百計吸引你的專注力,當你分心、花在這些App/平台的時間愈多,就愈有價值。最近晚上,我就被「大帥哥」吸引了專注力,還好就是美股在冬令時間,在香港時間10:30才開市。

專注力人人有,但其實是一種有限的資源。從你起床開始,每次運用就會減少,除非經過休息恢復。而且一個地方用了,其他地方就可能用不了(有點像自制力及意志力)。例如你運用專注力/自制力不吃甜食,你會累,就再也經不起其他誘惑了(例如睇電視、喝酒)。

抵不住誘惑(自制力下降)、缺乏了長遠目光(Ray Dalio 所講的考慮到2nd/3rd consequence)、易受他人及環境的影響,並不是我們不夠聰明或者意志力不夠,其實只是沒有注意好好運用專注力,以至過份消耗及浪費。

要更好運用專注力方法也很簡單,不外乎删減事項及減少時間碎片化。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2018年組合檢視及明年展望

2018年組合的回報率+2.1%,同期恒生指數-13.6%,納指-3.9%。過去3年平均年回報13.3%,5年平均年回報則為9.7%,希望未來的平均年回報可以重返在10%之上。

過去五年年回報
                      組合        恒指     
2014             -12.8%      +1.3%
2015            +25.2%      -7.2%
2016              +1.6%      +0.4%
2017            +40.2%      +36.0%
2018             +2.1%       -13.6%

2018年底組合首十大持股(Equity Base計):
                                         比重         回報
領展                                 8.7%       (+12.3%)
Pigeon                              7.4%        (-24.1%)
港鐵                                 4.6%          (-8.0%)*
Nvidia                              3.7%        (-32.9%)*
Treasury Wine Estate      3.0%          (-0.6%)
Hermes                            2.9%        (+11.8%)*
Moncler                           2.6%        (+12.9%)*
Amazon                           2.6%        (+24.3%)*
阿里巴巴                         2.4%         (-29.5%)
Lululemon                       2.1%         (-4.2%)
合共39.9%

*持有超過一年,數字為2018年全年回報
回顧10大持股,騰訊、Goldman Sach已經沽出。Facebook沽出並沽空。

2018年自己守得不錯的原因是2015年時黃國英教曉我要「套現」,今年自己賣出了很多股票(雖然亦買入了不股票),長期的核心持股Facebook 全清。事後回看當然是未沽得夠狠,但組合在9月仍然創下新高,實在是未能料到10月股災及12月美股的二段攻擊。

去年亦是淡倉予取予求的一年,沽空除Toll Brother外,全部皆勝,抵消了很多損失。特別是3隻指數Put (年初的S&P, 下半年的恒指及IWM),實戰中見到「決勝在期權」的威力。

由於認為美股會追跌,所以買入了IWM Put 及美股淡倉,所以第四季美股淨倉位是守得不錯的(但又一次未料到12月底美股加速下跌)。反而是沒有防守的債券在第四季損失頗多,差不多抵消了過去一年收到的債息及資本增值,拖累了組合。

展望
做年度回顧真的是挺有趣的。去年底,自己就寫住「沽出深圳物業後的資金將會投入組合內,這是組合今年最大的挑戰,大量資金碰上已經大升的各類資產,如何配置、選股、入市要謹慎考慮。」,果然就好黑仔咁遇上熊市。

今年,其中一個個人財務上的重點將會是香港物業終於夠期可以加按了,將會套現一筆投入組合內。現時 Fundamental 比去年初更差,但股票估值下降及債券Yield上升,看回報率是比較吸引的。上年寫「1) 更多應用遠期期權,在入市時已控制潛在損失,2) 加入一些估值較低的股票及沽空以分散投資,3) 維持一定比例現金。」估唔到一年後仍然適用。

我認為市場會有一個小陽春的,其一是估值已經下降,其二是陸續會有一些政策支持出來,其三是貨幣政策收緊的速度減慢。但2019年是比較難搞,2015年自已走避去美股,但現時美國已經是Late cycle,雖然公司質素好,但不敢逆勢。泊在中港,又缺乏物以稀為貴公司。


2018年底組合資產配置
股票Net exposure 47.7%, 其中短倉(12.9%)
長倉持股數量: 28
債券 105.3%
主要Currency exposure
日圓9.3%
墨西哥披索3.6%
人民幣5.5%
歐元2.3%

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

2018年的一點感想: 物以稀為貴

多得昨日美股反彈,組合仍能勉強在正數邊緣苦撐。今年似乎是閱讀圖表派的投資者表現較好的一年,很多都避開了大跌,有正回報。研究Fundamental 的投資者則因為企業仍然增長,經濟強勁而繼續坐股票,在第四季大跌中受挫。

不過,經過2018年,自己的投資理念是愈來愈相信資產。投資的大框架應該是以累積物以稀為貴的資產及現金為目標,其他投資技巧例如沽空、期權、槓桿、價值投資、程式交易都是枝節,贏了過後,終歸都要將回報換入物以稀為貴資產及現金。

資本主義經濟下,錢是必定會貶值的,只有稀缺的東西/資產才能保住購買力。稀缺的東西可以是蘇東坡的字畫、馬爾代夫的美景、Lafite 葡萄園或者全球性金融中心的一級寫字樓。

之前Dead companies walking一書出了中文版,自己又重新讀了一篇,其中一個故事值得分享。作者的投資生涯中,其中一個遺憾就是錯過了Costco及Starbucks股票。他的投資風格是增長為主,只會買入Growth at reasonable price (GARP)的股票,Costco及Starbucks當時什樣看都不乎合GARP原則: PE比增長率高太多 (Value investor單看PE的話更不會考慮),所以明明他出差及見公司多次,深知是好公司也沒有買入,最後當然是錯過了30-40倍奉還的機會。

很多人總是以為市場先生係弱智的,但在這個故事上,市場先生比很多人更會衡量公司的價值,Costco及Starbucks的估值溢價正正是反映公司獨特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大部份公司其實只是亞視,只是求存,擁有獨特商業模式的公司簡直是鳳毛麟角,難道就不值得高估值?

股票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讓一般人有機會擁有稀缺資產,蘇東坡字畫及中環甲級寫字樓絶不是我們凡人可以買入的,但只要輕鬆一按,你就可以成為Hermes或者是法拉利的股東。如今跌市中,正是累積稀缺資產的機會。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今年最後一次買賣

今年還有8個交易日大概,組合做了一些買賣以反映自己的看法,主要是提高組合現金流及趁機平掉淡倉獲利。

我沽出了歌禮及Starbucks而換入澳洲的Treasury Wine Estates。Treasury Wine Estates 算是資產型股票,股息率比Starbucks好。物以罕為貴,葡萄園也算是稀缺資產,在全球暖化下,水資源的價值可能慢慢提升。持有了一年多的Starbucks回報大概18%,在估值收復後,再向上的空間有限。歌禮表現頗為令我失望,又一次是計死數通常失敗的例子,由於其質素在組合中最差,所以成為套現對象。

債券上,我沽出波多黎各債買入Hans 2026年債,以增加現金流。波多黎各債比我去年10月買入時升了60%,是債券組合今年仍可以有正回報的主要功臣,但這支債券因為違約沒有支付債息,所以Realize 帳面利潤買入其他債券。

上面的買賣大概都是微調組合,自己比較大的動作是昨晚開始平一些淡倉,包括波音(BA)及IWM (Russell 2000 ETF) Put。IWM Put 是今次美股跌浪自己的對沖主力,2.51買入,昨日以14.62賣出。除了Long BABA Short CTRP 的Pair Trade外,美股的淡倉只剩下FB及TOL。

進入收爐狀態,成交少波幅被放大而且受消息主導,應該不會再有特別的操作了。時間將放在檢討今年操作及思考明年部署。

YTD+3.5%,大幅縮水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11月企債下跌

組合回報
投資組合YTD回報+4.2%(按每單位NAV計算),11月組合下跌-0.7%,恒指大幅反彈+6.1%,納指+0.3%,HYG -0.9%。

組合回顧
股票組合已經回穩,但由於沒有持有跌幅最大(所以反彈最多)的股票例如騰訊、賭股及舜宇等,而美科技股下跌及A股弱於港股,所以股票組合沒能追上恒指。雖然10月底看好Go East,但操作上未能受惠。

11月組合中跌幅最多股份是Nvidia(-22.5%)、Fevertree(-14.0%)及美團點評(-6.9%),升幅最多是 歌禮(+23.0%)、Starbucks(+14.5%)及阿里巴巴(+13.1) 。

而債券組合在11月跌幅較大,拖累組合整體下跌,主要原因是油價下跌影響非投資級別債券(HY)。當初企債組合由零開始,沒有很仔細的部署,自己只用了幾個基本的原則去建立。1) 因應加息周期,買入的債券以短債(1-3年)為主。2) 美國經濟良好,敢冒Credit Risk,所以以HY為主。3) 沒有過份槓桿,整個企債組合佔組合NAV 104%左右。

由於孳息曲線變平,組合短債的價格下跌高於長債,是企債組合不如預期的原因之一。而個別的債券例如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則因為墨西哥整體評級下跌及油價回落影響。

展望
港股11月加上今日(目前恒指+666點)已差不多收復10月暴跌的失地,令在10月下跌途中減持控制風險的行動看似好傻仔。但我自己認為,資金成本高及中美冷戰確是已經影響基本面,所以應該嚴格律守投資紀律,看好自己的警戒線,保留多了現金作奇兵。要等到組合的Daily P&L有上升的勢態,才有空間進取。

另外,就是運用槓鈴策略,自己會略作增持債券已提高現金流。股票則慢慢累積物以罕為貴的股票,先打好防守,再配合極端冒險的投機(期權、快速增長股)以增加自己暴露在正面黑天鵝。當然,這些冒險的項目只佔組合少部份資金,以注碼控制風險。


十大長倉股票
                                比重
領展                       8.0%
Pigeon                    6.9%
港鐵                       4.5%
Nvidia                    4.4%
Starbucks                2.9%
Amazon                 2.9%
Hermes                   2.7%
阿里巴巴                2.7%
Moncler                  2.5%
美團點評              2.3%

組合參考數據
股票長倉 63.3%
股票短倉 15.4%
債券         104.6%

主要貨幣Exposure
歐元       -1.2%
日圓       7.1%
英鎊       1.6%
人民幣   5.4%
澳元       5.9%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看得到的熊市

11月中後納指大跌,算是應了很多人認為美股太貴太高的看法。的確,利淡因素太多,我自己上個月也說過美金貴及Overcrowed,末日論者當然可以舉出更多利淡因素,包括中國債務太高、房地產泡沫爆破、英國硬脫歐、意大利債務危機、聯儲局加息、貿易戰等等等。這些因素可謂眾所周知,每日新聞可見,人們稱為灰犀牛。

Ray Dalio說美國已經進入Late cycle,克拉岡說避開企債及美國國債,亦言美股貴,耀才證券老闆都說最好持現金,股樓皆會跌。可能是我留意的財經人物不多吧,恐怕只有黃國英一人在奮戰「世上總有地方是牛市」。

目前,還不知道是調整還是真的熊市重臨(Ray Dalio說現在似30年代大蕭條),但應該是人們最有準備的跌市,身邊沒有多少個是超高槓桿,人人同我講現金流為王呀。雖然我不信甚麼有錢佬過去十年贏左好多,唔會沽貨,但如果人人有備以來,是不是不應該過份悲觀?

如果細心看美股,除了Overcrowed的科技股外,Costco、Starbucks等股價仍在高位,反映美國經濟的巴郡,跌極跌唔落。我傾向相信,美股縱有調整,似乎也不是末日式大跌。反而聯儲局的加息周期可能完結,雖然這看法有別於目前的Consensus,但誰敢曰不能發生呢?

我認為Ray Dalio及克拉岡都是對的,美股美企債是貴,而且美國是Late cycle了,投資機會未必在美國,所以我還是繼續Go East,美金如果轉弱,新興市場的壓力可望放鬆。中國的情況不好說,但最好的行業是從事Health & Happiness ,這要講究Bottom-up的選股功力了。


2018年10月31日 星期三

10月快陷負方

組合回報
投資組合YTD回報+4.9%(按每單位NAV計算),10月組合下跌10.2%,恒指-10.1%,納指-9.2%,風險資產大跌。

組合回顧
雖然9月中自已已經開始縮減股票Exposure (減持了三分一Amazon, 買入恒指Put及Russell 2000 Put),但由於冷戰(不止是關稅戰)的擔憂、美元價值上升(見之前<現金愈來愈值錢>)及美國科技股Overcrowded,組合還是大幅下挫。

10月組合中跌幅最多股份是電蛇(-30.9%)、Nvidia(-27.1%)及歌禮(-26.5%),升幅最多是 Starbucks(+4.8%)。

組合在進入10月初便已進行Risk-off,沽清了Facebook,Tesla及Spotify。但美國科技股(組合主力Amazon及Nvidia)、騰訊阿里及A股續跌及高位換入的Pigeon重挫(已跌去22%),即使有指數Put及其他空倉對沖,但因長短倉Beta不匹配,組合在10月10日已經觸及警戒線而再進行Risk-off。減持了Nvidia及Fevertree,並全數沽出騰訊。

到十月底,調整了組合。我認為中港股票估值已經開始吸引,但應該謹慎地增持而不應心急買進。我將恒指Put及中電淡倉平倉,沽出DBS,在美國買入心儀已久的好未來(TAL),令中國相關的比重進一步上升。我認為美股仍然危險,其一是Overcrowded,其二是美金融資成本上升(見IB美金利率),所以進一步減少美股比重,再沽出了餘下一半Amazon,但保留Nvidia,並沽空FB(但一出業績又瀨野)。

展望
自己看好Go East,中港股票調整幅度已大,儘管不代表不會再跌,但見到手上的白馬股A股,估值已經很吸引,內地又開始調整政策支持,特別是中港投資者意志消沈,淡友專家肆虐,來一個反彈並非全無可能。

另一個是相對的East,就是美國的東方-歐洲。歐股估值相對美股便宜,過去因為德國Merkel 在位堅持保守的財政政策,令歐股十年原地踏步。但物極必反,Merkel 宣布不再尋求連任,是否意味政策轉向為Pro-Growth, Pro-Business? 再者美國聯儲局加息,歐洲資金投資美股的成本(融資及外匯對沖)日增,當美股見頂,回流歐洲並非不可能。但一向甚少研究歐洲股,月底只買入曾經擁有過的Zara母公司Industria De Diseno。


十大長倉股票
                                比重
領展                       7.4%
Pigeon                    7.1%
Nvidia                    5.7%
港鐵                       4.2%
Hermes                   2.9%
Moncler                  2.7%
 Amazon                 2.7%
Starbucks                2.5%
阿里巴巴                2.4%
Lululemon              2.4%

組合參考數據
股票長倉 62.7%
股票短倉 16.0%
債券         104.8%
A股            5.1%
主要貨幣Exposure
歐元       3.1%
日圓       -1.2%
英鎊       1.8%
人民幣   6.6%


Facebook Page 宏觀交易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