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黃國英新書<信念制勝>書摘

今年因為去了倫敦休假,沒有去黃國英的Talk Show,一如上次(財力覺醒)的做法,他將部份內容出版成書,最新這一本<信念制勝>的上半部份就是他<十倍奉還..然後呢>的內容,而下半部就是他日常報紙的文章。

去年(2017年)很多人都大勝而回(除了某大師),面對突然增加的資產,如何駕馭繼續進行投資是這次Talk Show的主題。繼續用上FORCE這個字做Gimmicky。

F - Flexibility
O - Optimism
R - Responsibility
C - Conviction
E - Edge

Responsibility 
要俾自己一個責任感,唔好視投資是一個遊戲,玩玩下。唔係賭運,係積少勝為大勝。

Flexibility
「重倉追騰訊發咗達,跟住就唔識點樣再揀股票,係好正常,一下子已經去到極致,買左世界上數一數二既股王,選股條件用咗騰訊標準,仲有幾多嘢可以揀得上手?」

要克服這個「扑中騰訊後遺症」,就要增加自己Flexibility。1) 擴闊自己眼界,全世界咁去搵股票。2) 用衍生工具,「即使好多正股長遠回報無騰訊咁高,一睇得準的話,一嘢用槓桿放大幾倍回報,就絶對有得發揮」。3) 改變心態,唔可以死板(例如由睇淡中港到2017年轉駄睇好)。

Optimism、Conviction
無論環境順逆,保持樂觀面對現實既態度。但睇法樂觀,唔係盲目睇好,而係相信「There's always a bull market somewhere」

Edge
建立Edge 就用上次<財力覺醒>既FORCE: Focus 聚焦價值創造既板塊,Observation 觀察科技同消費有乜新趨勢,Reflection 反省汲取教訓,Control Risk ,及Encash 高位局部套現減低心理壓力。

建立Edge重點就是在耐性及膽識兩個方面推敲,兩個例子,例如利用耐性,一早揀定有機會入指數的股票,第二,別人恐嚇我貪婪,識得判斷個負面因素真係冇乜影響等。

There's always a bull market somewhere
談的就是一些比較「故事」式的主題,例如貧富懸殊(旅行、超級奢侈品),踩過界(Amazon),玩上癮(Tencent)賣商品好似賣毒品咁。

提防Dark Side
要相信資產,「積極D去把握機遇,唔好諗住執死雞,人家會平賣正嘢資產俾你。」「大部份人唔會好似信磚頭咁樣信股票,冇個種長線我贏硬你既信念」,幾多人因為無信念,想執死雞,賣樓賣的士賣股票,以為可以低位買返,結果成為遙不可及的奢望。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遊英記

六月最後一個星期出遊到倫敦。對上一次到英國已經是11年前,今次重遊舊地,造訪了當年沒進去的西敏寺、Oxford、巨石陣及登了上10年前還沒有的碎片塔。

倫敦一直都是世界最多遊客的城市,近年才被曼谷所超越。各個景點和Oxford street都堆滿了遊客,人數之多不下於我城的廣東道,不過無損我慢慢享受難得休假。

即使現時的英鎊比十年前的高峰回落不少,但倫敦的物價仍然是高得嚇人一跳,一枝可樂大概是20港元,比我去歐洲十多港元高。而作為一名樓奴沒有多餘錢住好酒店,只能挑選簾價酒店Easy Hotel。沒有深入考究,但Easy Hotel應該是簾航Easyjet的同系公司,Easy Hotel盡得日本斷捨離精粹,除左床,基本上咩都無。和酒店員工傾談,發現他們都不是英國人,而是來自羅馬尼亞,技工先生甚至不懂英語,要靠同來自羅馬尼亞的Receptionist 溝通。相信Brexit後,倫敦物價應會進一步上升吧。

一場來到英國,也嘗了愛股Fevertree的Tonic Water,不愛酒的我覺得沒有特別,沒法解釋為何股價長升。

回港時發生了一些插曲,原本是坐中午因航在Gatwick 的飛機回港,但航班技術問題不能起飛,要轉去Heathrow,並且要十小時後晚上10:25才起飛。因航股價不振是有原因的。。。


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

2018年第二季總結

組合回報
投資組合YTD回報+15.69%(按每單位NAV計算),同期恒指-1.94%,惠理價值基金-1.01%。

                組合           恒指          納指
4月        -0.84%        +2.38%      +0.04%
5月        +2.17%        -1.10%      +5.32%
6月        +3.42%        -3.71%      +3.64%
YTD      +15.69%     -1.94%       +11.73%

組合回顧
6月中組合見過新高,但在最後一周跟隨市場回落,DBS、Hermes、海康威視回落,騰訊積弱。6月高瑞品牌消費股創了新高後陰跌,這類股份與中國經濟相關性很高,是值得留心的現象。

第二季建立的短倉包括香港地產股及東利多抵消了組合的跌幅,東利多自建倉計已下跌12.8%,是組合能守住6月份回報的主要功臣,領展vs香港地產股的Pair Trade目前也是正回報。2015年組合作短倉及Pair Trade,2016年作這類操作損失不少,2017年完全沒有短倉,今年2018年應會多作這類操作,自己特別看淡高外幣負債日本企業及舊經濟股票。

債券組合貢獻不少,特別是波多黎各政府債債格上升。我仍然以買入債券作為運用手頭現金(包括沽空所獲得)的主要方式,債券的好處是到期便可以收回資金,中間的帳面上落只要作出合適分散及年期不要太長便可,加息周期買債誰曰不宜呢?

自大摩6月20日發表報告,調低恒指目標,指港股一向緊隨宏觀市場走勢(眾所周知),對全球貨幣和宏觀環境轉向及美國短息上升的敏感度大; 成分股的盈利有60%來自人民幣收入,易受人民幣貶值影響,人民幣便連番下跌。恒指穿200天線,自已對港股是相當審慎,不會貿然出手撈底。

組合將按6月底每單位NAV價格注資增加投資。

十大長倉股票
                                比重 
Nvidia                    10.7%
Amazon                   9.6%
騰訊                        9.5%
領展                         8.6%     
港鐵                         5.3%       
Moncler                   4.5%
Fevertree Drink       3.8%
DBS                         3.7%
Hermes                    3.5%
海康威視                3.2%       
       
             
組合參考數據
股票長倉 86.7%
股票短倉 15.5%
股票倉位數 26
債券         135.6%(美國國債佔7.5%)
主要貨幣Exposure
歐元     4.4%
日圓       0.8%
英鎊       6.7%
人民幣   7.7%

Facebook Page 宏觀交易日誌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重投領展

6月初有個好開始,科技股終於升到比較二、三線的股份,組合的SNAP、TSLA及SPOT受惠,在領展公布業績當日,重整組合。

主要的想法是去掉衍生工具及預期沒有特別的非核心股票倉位。平掉瑞聲及ATVI Call,ATVI Call 上年8月持有至今,見過升一倍,埋單最後+26%不過不失,瑞聲脫險唔洗輸+20%。沽出OTP Bank及Assa Abloy,減少外幣資產(匈牙利福林及瑞典克朗),釋放資金。

買入的主力是收息資產。想通了長債息(長遠)難升,不應太怕利率上升影響收息資產估值,自己的選擇還是之前沽出了的領展。另外一個原因是組合沽空香港地產發展商股,買入領展成為一個Pair Trade。除了領展,組合買入意大利電信(Telcom Italia)2019年6月債,穆迪評級Ba1,意大利政局令意大利相關債券息率上升,稍為逆市做點價值投資。

沽空丸龜製麵及譚仔母公司東利多(Toridoll)。日本雖然長期低利率,但經歷過90年代泡沬,企業經營一般比較保守(例如持有大量現金不派息,令股東回報率偏低)。不過,亦有公司大量舉債進行海外收購,例如Softbank買ARM,及東利多收購譚仔。日本央行之前削減買債,如果環球利率上升真的是風險的話,這類過往享有超低息率的日本企業必定是最傷,用作對沖組合具有值搏率。

Kering (Gucci母公司)昨日進行Investor day,有分析員指擔心中國增長放緩,組合的歐洲品牌股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這類股份今年升幅大,回吐壓力也大。分散投資自然就會面對這個問題,組合內的股份有升有跌,才有分散風險的作用。

最後,增加了一些人民幣資產,買入平保A,人民幣資產佔組合上升至8%。


十大長倉股票
                                比重   
Nvidia                    11.9%
騰訊                       10.1%
Amazon                   9.5%
領展                         8.9%       
港鐵                         5.5%         
Moncler                   4.6%
DBS                         4.1%
Hermes                    3.7%
海康威視                3.5%         
Fevertree Drink       3.5%

YTD+15.9%

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5月組合被摑一巴

組合在5月回升2.17%,大概收復3,4月的失地,同期恒指跌1.10%,但納指升5.32%。

5月份科技股大升,對於走了三分之二FB及全清Alibaba的組合就像給摑了一巴。不單如此,組合亦受Snapchat、OTP Bank,雷蛇拖累(雖然佔比不重),而香港地產股淡倉及美國國債PUT損失不少。如果不是陣中其餘科技股、歐洲品牌及波多黎各債(組合中今年表現最好的資產)發力,5月是否正回報仍是未知數。

仍然是相當後悔沒有買資生堂(4911),每次在街上看到旗下品牌Anessa廣告代言人森星,就想到自己執行力有幾差。自從蛯原友里後,已經很久沒有看到Anessa有這麼吸引眼球的代言人了。護膚化妝品牌中,我是比較喜歡日韓的公司,因為亞洲人的膚質與歐美大大不同。而日本文化深深植根東亞諸國,睇下木村拓哉小女兒出道,Facebook便遭洗版就可知一二。資生堂將會是其中一隻亞洲消費升級的受惠股份。不過,見識過去年大升的日本機械人相關股份在今年的慘況下,我就不介意再等一回了。

檢討自己另一個失誤就是美國國債PUT。想當初買入的原因是組合面對的其中一個風險在於利率上升。Negative carry及Flight to quality 性質,與美國國債為敵是敗多勝少,美國國債的複雜性並不是簡單的宏觀分析就可以解決,Long UST作為組合的Natural Hedge是更為化算。目前,二年債與十年債息差相差無幾,其實已不用買入比較長年期的國債。

瑞聲果然是與我相沖的股票,自己2012年就已經買賣這家公司,一段大牛市自己居然是敗多於勝,今次轉用Call 控制風險投機。得出另一個結論就是,自己性格可能真的不適合撈底,趨勢加上幾個基本因素作為選股原則自己是比較得心應手。

十大長倉股票
                                比重     
Nvidia                    12.0%
騰訊                       10.2%
Amazon                   9.6%           
港鐵                         5.6%           
Moncler                   4.6%
DBS                         4.2%
Hermes                    4.1%
海康威視                3.5%           
Fevertree Drink       3.5%
Starbucks                 2.9%

YTD+11.86%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兩極分化

五月的市況,大大突顯自己功力未夠,雖然有Spot 到一些投資機會,但居然沒有賺到什麼錢,深深感受到早幾年舊債王Bill Gross高呼「沽空德債一生人一次機會」但事後一問,完全沒有賺到錢之恨。

各地股市皆超級兩極化,港股就開醫藥、教育,日本就化妝品,歐洲就奢侈品。意大利民粹主義掌權,歐元跌番天,連帶意大利股市下跌,最大銀行Intesa Sanpaolo跌了16%,Moncler 跌了三日,但兩日已經收復失地,周五已收在新高位置。

分析自己失利原因,雖然自已主張跨市場投資,不局限港美股票,但始終身處香港,對於市場氣氛的掌握,相當受香港這個小小的市場影響。這段時間,看出了港股的不濟,而降低組合整體的股票Exposure,但亦因此受港股的氣氛影響,看不到全世界很多股票氣勢如虹。一個人的投資水平有多高,就看他的格局觀有多大。繼續局限於香港、局限於股票一類資產,投資技術很難提升。

逼自己去學習投資不同市場不同資產必然比買個ETF辛苦,但我一直都認為,投資除了賺回報,亦是一種學習,提升自己的技術。特別是這種兩極分化的情況似乎會繼續,因為投資者亦是不斷進化和學習的,例如阿根庭、土耳其貨幣、債券「熔斷」,其他新興市場未見火燒連環船「爆煲」。上面Intesa Sanpaolo及Moncler 的例子,都可以看出,投資者在風險管理及投資水平都較過去提升,不會跟你買升整個市場,Sell-off全個股市。

很多時我們都高估了專家( 新興市場專家、債權專家等等)的作用,以為具行內知識的所謂專家就是賺錢之道,做股票分析師出身的索羅斯後來就想通了「Soros saw no point in knowing everything about a few stocks in the hope of anticipating small moves; the game was to know a little about a lot of things, so that you could spot the places where the big wave might be coming.」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應否轉攻

這幾個月的混戰非常打擊士氣,組合月初才回升,突然又被瑞聲及香港地產股突襲,即使美債息上升,地產股顯然高於之前水平,支持力度很大。

上篇文章才說5月回升3%,至今日只有2.6%,淡倉及期權的損失不少,而Option-like 股票如Tesla、OTP Bank、Snapchat 亦弱,拖累組合反攻的力度。

YTD仍有12.4%贏,不算太差,主要是因歐洲股及核心持股回升,但明顯指數開始追上,優勢開始縮減,如果不是手上的波多黎各債繼續上升(今年已升了超過80%),組合5月份應該追不上指數。另一個影響士氣的原因是錯失了不少機會,明明都覺得油價值搏,沒有買Call,見到護膚化妝品股有動力,又沒有部署,真是吹水容易賺錢難。

現在的問題是應否在現時增加風險。自己確是有一些股票目標,應該會在下次買賣時買入,但預期股票比重不會上調太多。期權部署上亦作調整。

雖然現時是低潮期,但投資者需要透過一路在戰,才會感受到氣氛的變化,還是要繼續保持作戰。